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听我忽悠与我神聊

2018-09-15 21:39:35

风扇、凉席。

躺在堂屋里的地上,嘴里吮着果奶;手里拿着纸笔。

近来脖颈不好,原因是低头太久,成了劳损。大夫说无事,不过要睡硬板床,睡姿呢,最好是“僵尸睡”。我无硬板床,也只好睡地上了。僵尸如何睡法,大夫没有给我做示范,应该是平躺在地上,两只手朝上伸直罢。呵呵。手是不用举的,全身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就好了。

我好文字,一日不写,便觉得少点儿什么。所以,在僵尸没睡之前,两只手还是要举起来的。

我躺在地上举着手,拿着纸笔,心里想着那个女孩儿。那个许多天来,听我忽悠、与我神聊的女孩儿。

许多天来,我很难过。无处倾诉,倾诉无人。当然,那个女孩儿也不愿意听我的颓废之言、落魄之事的。对此,我也只能在忽悠着吹些人物事里,夹杂上我的悲催。

隔着一方冷屏,她看不见我的表情-----抑郁里含着微笑。

隔着一方冷屏,她不止一次地说我怪怪的。

她的这种感觉,我很喜欢。这说明,我的悲催她感觉到了,我的倾诉,有人听着了。

我喜欢她,由衷的喜欢。随着我的落魄滚蛋,对她的喜欢就更是不得了。

我想她了,念她的好。其实她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在这许多天里,听我忽悠,与我神聊。

pp再生料
led亮化图片
三亚湾瀛寰度假公馆社区实景-海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