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中医药在科学中的尴尬

2018-08-14 00:48:02

2014年12月下旬,美国《科学》杂志专门为中医出专刊的消息引发热议,专刊中刊发的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的论文也引起关注。不少人认为这是国际顶尖学术界对中医的认可,但也有声音质疑,所谓专刊只是由赞助商花钱出版的广告宣传小册子而已

中医药在科学中的尴尬

,与专业的学术论文毫无关系。

随后,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安龙和《科学》杂志国际协作、运营与出版副总监吴若蕾,通过北青报回应花钱买版的质疑。前者表示,自己的论文是发表在《科学》杂志S13页的,与买广告完全是两回事。广告页是没有页码的。后者回应,中医药大学和浸会大学赞助的是这份专刊的出版和发行,不是为了发自己的文章而花钱买版面,目的是为了在国际上推广中医药。这份专刊里徐安龙校长的文章也只有一篇,他的文章能否发表与是否赞助没有关系。但确实是没有经过《科学》杂志的评议,所以作出了特别标注。

问题本身微妙,没有经过《科学》部评议的论文学术价值几何?

从旁观者角度看,专刊接受赞助,内容更偏向科普和推广。显然不能以广告论之,否则不必组织专门的团队历时三年而成,也不必特意为徐安龙的文章委托中医专家进行同行评审。对于第二个问题,北青报已有调查结论:该篇文章确实未经杂志编委会评估,但经过同行评审。杂志编委会没有评估的原因,源自《科学》杂志内部目前还没有中医领域专家,且西方国家也没有这个学科。

这就像一个悖论。赞助这份专刊、发表这篇论文,是为了科普、推广至今为西方主流社会陌生的中医理论,但恰恰因为是陌生理论,才使文章陷入了无法进行国际评估、无法衡量价值的窘境。简单一点说就是,我们是为了被认可而发文,但发文的前提却是先得到对方认可,而在《科学》所代表的国际学术的语境内,没有这种认可就等于在论文合法性上有了缺陷。这样看来,这篇论文非广告也非正刊的暧昧位置,恰恰折射了中医在科学中的处境。

这种本就尴尬的角色,放在舆论场上的多重镜像下,又出现了各种变形。先是因为中国学术研究荣登顶尖科学期刊,而经历了一种国内常见的、浮夸的价值演绎;接着,又因为花钱买版面的质疑出现,而陷入了另一种常见的、关于学术论文的刻板印象。在这一起一落、一捧一踩的落差中,不知道中医研究者和从业者是否也在自我认知上,出现了瞬间的恍惚。

无论如何,中医登上《科学》这一事件都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。

延伸阅读:

我国将建设中医药新型健康服务体系

一带一路为中医药海外发展带来新契机

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在京顺利召开

我国将深入推进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

中医药工作要做好四个服务

临沂市民对中医药的追捧日益提高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三九养生堂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拆迁补偿标准
样本印刷设计厂家批发
金牌大律师网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