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冷漠父亲见死不救冷漠父亲为什么见死不救

2018-10-14 05:16:27
【冷漠父亲见死不救】冷漠父亲为什么见死不救

冷漠父亲见死不救

  没想溺亡者竟是自己儿子

  快报讯(记者 金辰 薛晟) 儿子溺水命悬一线,他以为那是别人家的孩子,选择了冷漠离开,结果得知溺水的居然是自己儿子时,悔恨已晚。事后,这位父亲竟然将儿子的死怪罪到社区居委会身上,并且到法院起诉要求对方赔偿,最终被法院驳回。昨天,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“2011年无锡法院十大典型案例”,这起“姚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”不但入选“十大”,而且因社会影响大、百姓关注度高而位居“榜首”。

  

  2010年6月27日晚上6点左右,姚某某、邢某某之子姚某(6岁)独自在其一家租住地社区的河道小码头玩耍时落水。姚某某得知有小孩落水,没有立即下水救援,当他回家没有找到儿子后,方才返回出事河道,发现溺水的正是自己儿子,将儿子从水中救起,但为时已晚,小孩已经溺水身亡。

  

  事后,姚某某、邢某某以社区居委会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提起诉讼,并索赔儿子的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、丧葬费、抢救费等合计47多万元。

  经法院审理认为,姚某某儿子出事的河道,当地村委并不是法定管理人,对孩子的溺水死亡没有过错,不承担责任。河道管理人对河道周围的设施设置、管理没有欠缺,已经尽到一般安全保障义务,不应承担责任。上诉人姚某某及其妻子存在明显过错,应承担相应的责任。据此,法院依法驳回姚某某夫妻的诉讼请求。

  

  前天,在白云区石井白云湖,两名男孩结伴游泳时溺亡(详见本报昨日A20版)。昨日记者重访现场找到了死者的几名老乡,据其中一名当事老乡表示,两名男孩遇险时曾有七八名附近五金厂的男工人路过湖边,她曾两度向对方呼救,但对方始终不肯帮助,以致错过了最佳救援时机。目前,死者远在云南的家属已赶来广州。

  

  现场竖起警示牌

  昨日中午,烈日下的白云湖已重归平静。在两名男孩溺亡水域不远处的岸边,已竖起了一块写有“此处水深,禁止游泳”的警示牌。据一名阿伯介绍,昨日1时许,有殡仪馆的车开到现场,将两名男孩的尸体拉走。昨日上午,死者的数十名老乡也曾到过事发现场查看。

  在通往白云湖的小路上,记者偶遇两名死者的老乡黄女士,据黄女士表示,老乡们查看过现场后一致认为,白云湖的防护措施不完善,他们已经着手收集材料,准备向施工方提出事故责任认定和赔偿要求。据悉,两名死者远在云南的家人,也已动身赶来广州。

  

  老乡痛斥见死不救

  在两名死者生前的住所内,记者找到了事发时较早赶到现场的当事人朱女士。据朱女士介绍,两名溺亡男孩中,年龄稍大的叫小柯,较小的叫小罗,两人都是云南昭通人。朱女士称,当天下午小张、小柯与小罗结伴出去玩,在白云湖畔小柯先下水,随后便因水深遇险。小张事后告诉她,在岸边的小罗和她伸手去拉,由于沙软小罗也被带了下去。小张当时正拉着小罗,对方因落水松开了手。见到小柯与小罗双双遇险,裤脚已被浸湿的女孩小张吓得赶紧大声呼救。

  朱女士称,事发后七八名在附近游玩的男子经过,小张随即上前向对方求助,但对方不肯下水。“他们是附近五金厂的工人,年龄都在20岁至30岁之间。”朱女士称,小张随后往家跑报信。

  朱女士与小张返回湖边时,事发已近10分钟。天然鹅卵石朱女士再次向那七八名男子求助,但对方仍只是围观,还表示“没用的”。直至事发后30分钟,朱女士的丈夫赶到,下水搜索未果。随后,警方出动救生船救援,将尸体打捞上岸。

  “太冷漠了。”朱女士对此耿耿于怀。

  “很云溪四季小的时候就过来打工”

  两名死者的同乡介绍,年龄较小的男孩小罗,父母已年近60岁。小罗的父亲之前离过婚,第二次结婚才有了他。“夫妻俩是老来得子,小罗是家里的宝贝。”然而,出身农村的小罗,小防腐涂料学尚未读完便辍学在家。“我们那个地方,除了种田没什么出路。”朱女士说。

  朱女士称,家庭的贫困,让年轻的小罗和邻村的小柯早早地背起了生活的重担。出路只有一条,外出打工。据认识小罗和小柯的人介绍,两人其实来到红星村打工已有多年。“很小的时候就过来了,是年长的老乡领过来的。”记者走进小罗和小柯生前打工的塑料分类厂,发现其实就是几间红砖搭起来的简陋仓库。工人们都很年轻,活计是蹲在过道里完成的,工序则是简单而反复地将塑料分类捆扎。

  据朱女士称,小罗和小柯父母正坐火车赶来广州,车费还是老乡凑的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