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成都现小三劝退师劝退小三可收10万

2018-12-04 03:04:07

成都现“小三劝退师” 劝退“小三”可收10万

成都现“小三劝退师” 劝退“小三”可收10万

07:43:03 四川-华西都市报

成都现“小三劝退师” 劝退“小三”可收10万

“小三劝退师”每个案例收费10万元左右。罗荣是行业的翘楚。每个月接单达10个以上。

“小三劝退师”罗荣的收费标准。

基于当下的社会婚姻现状,一群专门从事“婚姻挽回工作”的人适时出现。他们为求助者排除“婚姻疑难杂症”,劝退“小三”。他们根据不同的案例,采用不同方法,让“小三”放手,让爱人回家。

他们当中有律师、有心理学人士、也有小区内的大爷大妈。他们被称作“小三劝退师”。据称,他们收费不菲,修复一桩婚姻可收10万。

【样本调查】

成都XXX婚姻咨询服务有限公司●筹资10万于去年10月创立●公司总共20位员工,有专业人士也有社区大妈●收费一般不低于1万,高的有10万,最高一笔12万

没想到,

劝退“小三”也是一门生意

8月10日,华西都市报慕名采访了几位职业“小三劝退师”及其所属机构。

天府大道中段一家高档写字楼的7楼,罗荣从事“婚姻挽回”工作的公司就在这里。门口屏风上写着“成都XXX婚姻咨询服务有限公司”,里面一间接待室,一间主任室,书柜内摆放着一堆婚姻情感方面的书籍。

创立时机离婚率骤增,劝退“小三”藏商机

“我今年32岁,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,从事婚姻挽回工作快一年了。”罗荣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向华西都市报介绍自己“法律专业出身,但放弃当律师,选择创业”。

从事婚姻挽回的工作,罗荣源于他的一位亲人向他咨询婚姻问题,“其中便涉及小三、及由小三引发的财产、孩子抚养等事项”。

据四川省民政厅的最新数据显示,四川去年有22.96万对夫妻办理离婚,平均每分钟就有两对夫妻“闹掰”!而过去14年,四川离婚人数增加了5倍,其中五成因婚外情。

罗荣说,当时,国内还没有专人做“小三劝退”的工作,“我觉得这是一个商机,并且可以做好事,挽回别人的婚姻。”

从业人员有法律心理学人士,还有大妈大婶

去年10月,罗荣筹资10万元,成立了成都×××婚姻咨询服务有限公司,经营业务除常规的婚姻分析、婚姻健康咨询外,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劝退“小三”。

为了完成这项工作,罗荣开始招兵买马,当律师的同学和学心理学的朋友都被他请来兼职,朋友的母亲则被他请来,“在个案中,以母亲的姿态开展劝说工作”。

“根据不同场景需要,我们聘请了不同年纪、不同性别的工作人员。公司总共20位员工,但因工作要求,不方便请他们面对媒体。”罗荣说,工作中,他们会安排不同的人与“小三”接触、交朋友,但绝不会采用跟踪、偷拍、威胁等违法手段。

业务状况收费不低于1万 最高一笔达12万

罗荣告诉,该公司一开始接单很少,现在一个月可以接到5到10单,但因为耗时比较长,工作比较繁重,且前期成本很大,所以我们的收费也不便宜。罗荣伸出右手食指,笑了笑,“一般不低于1万,高的也有10万,最高一笔是12万”。

在该公司公布的服务内容上,看到一共有9条,包括夫妻关系调适与辅导、提供婚姻评估等,其中第7条为“帮助分离第三者”。

而收费标准,包括咨询150元/小时、咨询200元/小时,现场咨询最高500元/小时。而外出服务费用,普通咨询师1500元/天,资深咨询师2000元/天,主任咨询师3000元/天。据介绍,有的“小三”劝退工作,耗时长达三四个月,因此费用不低。

至于成功率究竟有多大,怎样才算成功,罗荣表示,劝退工作直到对方满意,三四个月未“死灰复燃”,就算成功了。“我们现在办理了二三十起婚姻挽回业务,总体来看,成功率有8成。”

当提出希望提供部分求助者的时,罗荣以“曾经向客户承诺保护隐私”,婉言拒绝了。

【个案解析】

有一套,

三十六计劝“小三”注重演技

一般情况下,接单以前,罗荣团队也会做初步评估:有九成把握才答应,否则,一不小心把好事办成坏事,会加速婚姻的结束。在这些业务中,有男方愿意挽回婚姻但女性第三者不放手的;也有男方铁心要离婚,抛弃原配跟第三者走的

案例

1

对症下药,演了两场苦情戏

案情:男方想保住婚姻

但女性第三者不放手求助人:男方手法:暗度陈仓、围魏救赵收费:10万元结果:“小三”放手,男方回归家庭

去年的一天,罗荣的公司接到一个。

对方是一位男士,四川人,声音很疲惫:“我现在真后悔背到老婆跟她在一起了,不晓得咋办了”

这名男子叫洪伟(化名),是一位30多岁的公司职员,2年前被派到西藏工作,认识了成都女子谢兰(化名),遂擦出了火花。

“洪伟说,当时他明确告知谢兰,自己已成家,但谢兰表示不在意,也同意回成都后就断了联系。”

然而,事情并没有按照洪伟的“规划”发展,双方回到成都后,不但没断下来,谢兰还明确告诉洪伟:你别想跑,我爱上你了!

这可让洪伟犯了难,想尽一切办法回避、劝说,但不仅不起作用,还激怒谢兰跑到单位来闹了两次。更让洪伟感到后怕的是,谢兰甚至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租房住了下来,并吃了一次安眠药,以自杀相逼。

暗度陈仓

劝退师与“小三”交上朋友

如何接触到性格刚烈的谢兰?罗荣首先想到与她交朋友。

在从洪伟处了解到谢兰要报考驾校的消息后,罗荣安排团队的女工作员李琼(化名)也去报考驾校,并申请到与谢兰同一个教练。

李琼大学的专业是应用心理学。“我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她不容易,真想帮她。”李琼告诉华西都市报,学车时,她爱带一个暖水壶,学车的间隙就倒点热水给谢兰喝,一来二去,两人熟络了起来。

见时机成熟,李琼开始在谢兰面前抱怨:“哎,住得太远,学车太麻烦了,想就近找个地方合租,却没有合适的人”

谢兰一听,当场邀请李琼搬过来与她同住。不久,谢兰就将自己的心扉向李琼敞开了,并说出了她不愿离开洪伟的主要原因:一是确实爱上了洪伟,二是母亲嫌颜面丢尽,要求她必须与洪伟结婚,否则不准她进家门!

围魏救赵

说服母亲“小三”选择离开

得到这一消息,罗荣安排60多岁的工作人员王素芳(化名)与另一位女员工宋玥(化名)扮演母女,前往谢兰母亲最爱去的公园演一场戏。

演出内容则与谢兰的遭遇类似:宋玥当了“小三”,母亲顾于面子,要求她必须嫁给这名男子。

“谢兰母亲当时没有搭腔,但看得出来,她在很认真地听。”罗荣说。

10余天后,“母亲”王素芳再次出现在谢兰母亲面前。不过这次,她身边的不再是女儿宋玥,而是另一位女孩。

王素芳红肿着眼睛坐到谢兰母亲身边,不断抽泣,“女儿啊,我不该逼你啊”女孩则不停安慰:“大姨,你想开点”

这次,谢兰母亲主动询问了。在得知宋玥“跳楼自杀”后,谢兰母亲脸一黑,提着小包急匆匆离开了。

当天下午,罗荣安排洪伟给谢兰母亲打了个,将他与谢兰的事和盘托出,并重点强调:谢兰已经吃过安眠药寻死。

谢兰母亲当夜便赶到谢兰住处,哭着将谢兰请回了家。

1个多月后,谢兰情绪恢复,选择了放弃。

案例

2

施美男计让高富帅“挖墙脚”

案情:男方想离开原配

与第三者结婚求助人:男方妻子使用计策:抛砖引玉、美男计收费:12万元结果:婚姻挽回成功,男方回家了

今年春,一位叫吴霞(化名)女士找到罗荣,怀疑丈夫出轨了。为了防止吴霞有过激行为,罗荣一面安慰她有可能不是出轨,一面请她找中间人认识她丈夫潘东(化名)。

刚好,吴霞有一位女性朋友单身,罗荣与其沟通好后,假扮其男朋友,参加了几次他们的聚会,并留了潘东的联系方式。

不久后,罗荣邀请潘东出来喝酒,并带上了公司的工作人员艾雨(化名),扮演他的情人。“当时为了把戏演得真实点,一进酒吧,我就主动挽着罗荣的手。”艾雨说,当晚潘东见罗荣同样背着女友“彩旗飘飘”,酒至酣处,也有意无意地透露:他也有“女朋友”!

又过了两周,潘东邀请罗荣出来喝酒。这一次,潘东带上了自己的“女朋友”朱燕(化名)。

一来二去,罗荣和朱燕也混熟了。后来,罗荣又组织了一次聚会。但这次,他并未邀请潘东,而是安排了一位“高富帅”作陪。

“在我们团队这位高富帅的猛烈追求下,不到一个星期,朱燕就接受了高富帅。”罗荣说,怕潘东不死心,他还安排“高富帅”找到潘东,“从心理上打击了他一次”。为了证明自己有实力,他还专门弄来了一辆跑车,在潘东面前转了几圈。这次,潘东没说一句话,黯然离开了。

后来,吴霞悄悄给罗荣打来,说潘东彻底变了,“现在下班准时回家,对她嘘寒问暖了,她感觉很幸福”。

律/师/说/法

婚姻类服务多且杂调查取证切莫违法

在公司营业执照上看到,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,经营范围为婚姻服务,包括健康咨询服务、心理咨询服务(不含诊疗服务)、市场调查等。

华西都市报随后向成都市工商局查询,工作人员核实后回复:该公司在青羊区工商局确有注册。

对于该公司所开展业务的合法性,成都仲裁委员会仲裁员、四川蓉城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庆国表示,在当前的市场中,形形色色的婚姻类服务令人目不暇接,其中有不少服务项目是法律禁止的,“所以,婚姻服务公司的取证必须通过合法渠道,绝不能使用国家禁止的器材进行监听、跟踪偷拍,更不能涉及人身安全。如果没有使用上述手段调查,那就不违法。”

仿古船
天津公墓
电子回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